-张良武木雕画「张国良武人刻刀展技艺让枯木逢春」

-张良武木雕画「张国良武人刻刀展技艺让枯木逢春」

张良武木雕画「张国良武人刻刀展技艺让枯木逢春」

张国良,曾任浙江省武术协会副秘书长,现为浙江省武术协会理事、浙江省太极推手专业委员会副主任、训竞部副部长、浙江省武术协会书画社成员。除了中国传统武术外,他对中医、雕刻、书法等传统文化也均有涉猎,其中最感兴趣的便是木雕和石雕。

平日里,张国良一起床稍作洗漱便一头扎进自己开设的武馆里,专注于国脉传承多年的他收徒无数。弟子们在其谆谆教诲下,领略中国武术博大精深,习武修德、健体强身、修身养性。每当结束一日授课,弟子们四散,武馆回归平静时,张国良依然迟迟不愿离去。因为这里还有属于他的另一方角落,存着他四处搜集而来的木材和石材,更安放着他一颗匠人之心。“木头和石头那都是极有灵性的物件,我在这一隅可以待上一整天,只为雕出个小物件,哄自个儿高兴。”

入门木雕 化腐朽为神奇

自幼习武的张国良,一直以传承中国传统文化为每个国民的文化自觉。多年来,他除了在武术上下苦功,更是对中医、书法等中国传统文化瑰宝都十分感兴趣。至于雕刻这门民间技艺,他却是近年来才开始尝试。

早在2008年,木雕被列入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。彼时的张国良虽对雕刻一窍不通,却独爱木头手串,一直心心念念,自己若是能亲手打磨一串,定意义非凡。

这个念头埋下后,张国良开始有意识地搜集起材料来。“海南黄花梨、小叶紫檀、大红酸枝……我开始留意各种木材,不过由于手串原本就不需要太大的体积,这些木头也多是些名贵木材的边角料,耗资倒也在可承受范围内。”

起初,他面对大大小小木料发呆,沙皮纸和雕刻刀具在侧,却令他无从下手。“这手串的珠子打磨起来需要的设备还真不少,一个不小心,走偏了,从磨珠变成了刻章。”张国良笑着说,有一阵子,自己闲来无事,索性在刻闲章上花了心思,后来甚至着了魔一般,孜孜不倦深入研究起来。

“我去网上找了古代印章的样式,又翻阅了大量古籍,搜集素材,将喜好的样式拓了下来,尝试自己雕刻。”就这样,他在雕刻这门技艺上入了门。

张国良觉得,虽说手中握着的是一块枯木,却似乎有着生命和脾气,稍不注意,他便伤了自己。“木头有韧性,更讲究纹理,打磨起来需要和它配合,若下刀粗放无理,稍有疏忽便容易失了手。”

除了章,张国良还喜欢雕刻些小物件。他十分佩服明朝文学家魏学洢的《核舟记》中所描述的“奇巧人”王叔远,“他能以径寸之木,为宫室、器皿、人物,以至鸟兽、木石,罔不因势象形,各具情态。我便也尝试,依照木材原有的样子,进行再创作。”时日久了,张国良手下诞生了一件件精美的小物件,小乌龟、匕首、辣椒……他在雕刻中玩性大发。

匠人之心 一把刻刀以修身养性

张国良雕刻的东西不仅具有观赏性,更有实用性。“我给自己的武馆雕了一个牌子,还给家人用黄金樟雕了一个巨大的果盘。”张国良笑言,自己的这门手艺不仅能给武馆增加些许文化气息,更让家人对他的创作百般支持。

有了家人的鼓励,张国良在购买设备上也十分舍得,他给记者展示了一套设备,包括雕刻刀、固定夹、电磨、手电钻、曲线锯……齐整整一套工具,令记者这个门外汉眼花缭乱。

除了木雕,张国良还触类旁通地喜欢上了石雕,时常去周边的建材市场,搜集一些石材。一次,他看中了商户一批闲置的石材样品,便喜滋滋地搬回了家。将写好的书法体拓在石板上,刻下“武德”“忠孝节义”等字样,平时便放置在武馆中,以便时刻提醒自己和徒儿们。

“木材和石材,一个韧一个刚,不同的特性,雕刻起来自然手法也全然不一样。石头刚硬,稍不注意就会有缺口,木头不同,不能顺着曲线雕琢,刀会逃走。所以雕刻需要控制力道,刚柔并济这一点和武学有着异曲同工之妙。”张国良笑言,雕刻和武学一样,都起到了修身养性的作用,等到到了一定境界,那便是从静气凝神到气定神闲的进阶。

偶尔,张国良也会当着小徒的面雕刻些小玩意,孩子们都十分感兴趣,时常围着他专注地盯着每一笔下刀。古老又细腻的手艺,似乎在孩子们心间悄然泛起涟漪。这也让张国良再生巧思,何不将自己的作品作为奖励。“就像是私人订制的奖牌一般,只要是表现好的徒儿,既可获得。既是荣誉的象征,又能当个饰品。实用价值和观赏性并存,何乐不为。”

如今,越来越多人知道张国良还有这样一门雕刻的技艺,纷纷讨要,这可把他忙坏了。他还告诉记者,此前日本武道研究会来浙江进行交流切磋时,他作为东道主,自然要尽地主之谊。“对方带来伴手礼,我就把雕刻作品作为回礼,赠与对方。”张国良认为,木雕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,滋养着国人的精神基因,这也是我们最为深厚的文化软实力的体现。“我会一直雕刻下去,从中华文化宝库中萃取精华,在继承中创新。”

体坛报记者:洪漩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